他想要刺杀皇帝,却被一颗星星毁了
大明建文元年(1399年),燕王朱棣发起靖难之役,起兵造反。燕军从北平动身,一路势不可当,势如破竹。官兵被打得溃不成军,短短三年的时间里,燕军便兵临明都南京城下。南京城陷,朱棣入主皇城,建文帝朱允炆不知所踪。朱棣登基为帝,是为明成祖,忠于建文帝的前朝老臣,简直被杀戮殆尽。御史大夫景清却在这场灾祸中逃过一劫,眼看着从前联系密切的同僚方孝孺与练子宁等以身殉国,他也无动于衷。反而极尽阿谀奉承之态,献媚于朱棣。朱棣十分高兴,若能得到景清这种前朝重臣归顺,关于其他人无疑是一个很好的演示。因而朱棣让景清官复原职,依然担任御史大夫一职。景清历来以清正廉明,刚直不阿闻名于世,此番行为却引得世人嘲笑,世人皆言,本来景清过去的忠实都是装的,他仅仅一个苟且偷生的小人。景清静静承受着一切臭名,没有任何辩解,但是现实真的如此么?其实纵观景清的人生经历,咱们就可以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。景清是洪武二十七年的榜眼,受到了明太祖朱元璋的亲身召见,凭仗过人的才学与才能,景清执政中宦途可谓一往无前,历任左佥都御史、金华知府、北平参议、御史大夫等职。在任上口碑载道,广受好评,是臣子的榜样。朱棣与景清也是老相识,当年在北平同事时有过外交,朱棣关于景清的言辞才学拍案叫绝。再讲一个有关景清才调的个小故事,当年景清在京城国子监求学时,与其同舍的室友有一本好书。景清想借来看看,想不到室友情绪高傲,不愿借书。景清一再央求,并表明只借一晚上,室友才把书借给他。第二天一大早室友前来拿书,景清却平话是自己的,不愿还。两人天然争辩起来,闹到了官府。结果在公堂上,景清将那本书滚瓜烂熟,书真实主人却一个字都背不出来,官员天然将书判给了景清。从官府出来,室友无精打采,景清却又将书还给了他,表明自己仅仅自己开个打趣经验一下他。这件事一方面体现了景清洒脱不羁的性格,另一方面更是体现了他的无与伦比的才学。便是这样一个才调横溢,有时令的天才,他会做叛徒么?答案天然是否定的。景清的心中对朱棣咬牙切齿,他的自负,他的忠实,不允许他做一个亡国奴。他很想像方孝孺等人相同奋起抵挡,以身殉国,不负忠名。但看到朱棣就像捏死一只蝼蚁相同垂手可得地杀死了方孝孺们,毫发无伤地稳坐皇帝之位。景清心有不甘,这样死去太没有价值,传闻建文帝依然活着,仍有复兴的或许,景清做了一个斗胆的决议:刺杀朱棣!所以,他甘心担负一切臭名,体现出一副奉承的嘴脸,只为赢得朱棣的信赖。总算朱棣放松了警觉,景清得以执政堂之上接近他,有了下手的时机。决议着手的那一天,景清身着绯红长袍,身藏利刃,义无反顾地走向了皇城。但是奇观也在那一天发作。钦天监急报朱棣,天空有异象,异星赤色犯帝座。朱棣登时猜疑大起,再会景清身着绯衣,朱棣更是心惊胆战。及至景清掏出利刃,奋力刺向朱棣时,一旁早有防范的护卫蜂拥而至,拿下了景清。委曲求全,准备多时的方案,居然因一次天边异象而露出,莫非朱棣真的是天命所归么?景清也没有时机再去探求了,他骂不绝口,把这些日子心中仇恨悉数抒情。朱棣龙颜大怒,不只处死景清,更是实行了惨绝人寰的“瓜蔓抄”,诛灭九族之外,还要连坐一切朋邻乡里。景清地点的村落,一夜之间尸横遍野,沦为废墟。比起方孝孺诛十族的史实还有待考证,景清这一次“瓜蔓抄”是明明白白记载在了明史中,他或许才是史上仅有一个被诛十族的人。这一次悲凉的刺杀,败给了命运的组织,付出了沉痛的价值。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